商会活动Activity

更多

 特色机构Organization

更多



股东,请走了前置程序再起诉

来源: 作者: 时间:2019/6/4 2:36:43

作者:重庆金牧锦扬律师事务所李宇俊

股东作为公司中的重要角色享有法律及公司章程赋予的各项权利但在实践中,股东行使相应权利往往遭到公司的拒绝。为了保护公司及股东的合法权益,《公司法》在股东行使合法权利的请求遭到公司拒绝时,赋予股东向法院寻求救济的权利,即诉权。书面申请是股东诉权的前置程序,但其往往受到忽视,特别是股东知情权之诉与股东代表之诉若未履行前置程序,就没有满足法律规定条件,其诉求将不能得到法院支持

一、股东知情权之诉

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可以将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知情权分为两类,绝对知情权相对知情权。绝对知情权是股东作为投资人享有的基本权利,指的是股东可以随时查阅复制公司章程、股东会、董事会和监事会决议以及公司财务会计报告,公司应无条件予以配合,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股东的相对知情权可以理解为股东附条件享有查阅公司会计账簿的权利,受以下到三方面的限制:第一,必须以书面形式提出,并应说明查账目的;第二,查账不存在不正当目的;第三,获取形式比较单一,如只许查阅不许复制。

这里要谈的是股东相对知情权,即股东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时,不能直接提起股东知情权之诉,必须要向公司提出了查阅的书面请求说明查阅目的,在公司拒绝查阅的情况下,才能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的规定提起诉讼。

参考案例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6)浙民申4067号

基本案情:王朝公司成立日期是1999年12月30日。2004年通过股权转让方式王朝公司股东变更为宋三强与王明广,各占50%股权,由宋三强担任法人代表。2016年3月1日起宋三强辞去总经理职务,由王明广担任。2016年2月17日王明广经王朝公司法人宋三强同意,对公司财务进行查阅。因王明广委托非公司人员参与查阅且没有征求王朝公司意见故宋三强与王明广产生纠纷。同年2月18日,王朝公司以保护公司经营秘密为由终断王明广的查阅。王明广起诉至法院要求王朝公司提供公司2004年1月1日至2016年2月24日期间的财务会计报告、会计帐簿给王明广查阅。

裁判观点:我国公司法明确规定股东具有知情权,对于股东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的,由于会计账簿能够体现公司深层次的经营管理活动,为防止股东有“不正当目的”,维护公司的正常经营秩序,《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四条明确要求股东应当向公司提出书面请求,说明目的,股东不得有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不正当目的”。本案中,虽然王明广事先曾得到公司许可查阅会计账簿,后由于双方产生争议未果。但由于王明广未向王朝公司提出书面请求,以说明其查阅的正当目的,二审法院认定王朝公司在本次诉讼中拒绝王明广查阅公司会计账簿,理由正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如王明广提出书面请求,王朝公司拒绝查阅的,王明广则仍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股东代表之诉

    《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规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有本法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的情形的,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连续一百八十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一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书面请求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监事有本法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的情形的,前述股东可以书面请求董事会或者不设董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监事会、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或者董事会、执行董事收到前款规定的股东书面请求后拒绝提起诉讼,或者自收到请求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提起诉讼,或者情况紧急、不立即提起诉讼将会使公司利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前款规定的股东有权为了公司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他人侵犯公司合法权益,给公司造成损失的,本条第一款规定的股东可以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简单来说,股东代表诉讼制度的前置程序有两步骤:第一,原告必须书面请求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监事侵害公司权益,则可以书面请求董事会或者不设董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第二,监事会、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或者董事会、执行董事收到书面请求后拒绝提起诉讼,或者自收到请求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提起诉讼的,方可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样设置的目的在于维护公司的独立人格,防止股东滥用诉权。即除情况紧急,不立即提起诉讼将会使公司利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前款规定的股东为了公司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但是特殊情况下,公司的董事会、执行董事或监事(会)不可能接受股东书面申请对股东所主张的被告提起诉讼,应视为公司内部救济途径已经穷尽,可免除股东履行前置程序的义务。

  

参考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    2015)民四终字第54号

基本案情:1996年,李陆与周宇峰、刘桂芝共同成立中兴公司,李陆占34%股份,周宇峰、刘桂芝各占33%股份,李陆为法定代表人,刘桂芝为董事长,周宇峰为公司监事。公司章程规定,公司董事会由三名股东组成。中兴公司成立后,李陆任总经理,负责中兴公司的具体经营活动。2002年,李陆与周宇峰、刘桂芝共同签订股东会议纪要,主要内容为:李陆向中兴公司股东会正式提出退股和辞去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职务的请求,三名股东一致同意中兴公司进行清算。2003年,李陆到加拿大居住。同年9月,李陆出具两份授权委托书,委托其亲属李意敏和李继东代为行使中兴公司股东和法定代表人权利及其他关联公司管理权。同年,中兴公司召开股东会,李继东、李意敏,刘桂芝代理人那继红、曹勇,周宇峰参加会议,并就公司清算形成股东会议纪要。股东会议纪要签订后,公司清算进行了一个月中止,没有继续进行清算。从2003年9月开始,周宇峰、刘桂芝接管中兴公司并一直经营至今。2007年,李陆回国与周宇峰和刘桂芝女儿那继红共同协商中兴公司利润分配问题,未形成分配方案。2011年,李陆要求周宇峰分配中兴公司利润。2013年3月,李陆向周宇峰、刘桂芝发出催告函,主要内容为:二被告自2003年负责经营公司后,存在违反公司法规定情形。因周宇峰系中兴公司监事兼任公司总经理,刘桂芝系公司董事长兼任财务工作,二被告均是董事会成员,李陆无法根据公司法规定要求公司监事和董事会行使救济权利,追究二被告的赔偿责任。要求二被告在接此催告函后30日内,立即返还侵占公司的全部资产。二被告未予回复。股东李陆向法院提起股东代表诉讼。周宇峰、刘桂芝辩称,原告股东李陆为穷尽公司内部纠纷解决途径(股东代表诉讼的前置程序),不能提起股东代表诉讼。

裁判观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设定了股东代位诉讼的前置程序。其目的在于,尽可能地尊重公司内部治理,通过前置程序使公司能够了解股东诉求并自行与有关主体解决相关纠纷,避免对公司治理产生不当影响。通常情况下,只有经过了前置程序,公司有关机关决定不起诉或者怠于提起诉讼,股东才有权提起代位诉讼。但中兴公司的三名董事,分别是原审原告李陆与原审两被告周宇峰、刘桂芝,周宇峰还兼任中兴公司监事,客观上,中兴公司监事以及除李陆之外的其他董事会成员皆为被告,与案涉纠纷皆有利害关系。从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之规定来看,起诉董事需向监事会或监事而非董事会提出书面请求,起诉监事则需向董事会或执行董事而非监事会或监事本人提出书面请求,此规定意在通过公司内部机关的相互制衡,实现利害关系人的回避,避免利益冲突。在本案的特殊情况下,已无途径达成该目的。中兴公司被告董事会成员和监事在同一案件中,无法既代表公司又代表被告。为及时维护公司利益,在本案的特殊情况下,应予免除李陆履行前置程序的义务。

笔者认为前置程序作为股东代表之诉与股东知情权之诉的重要组成部分,设置的目的是保护公司内部事务不受司法干预,但是也存在弊端。针对人合性较强的有限责任公司,往往存在股东与董事或者监事的身份重叠,这种纠纷实际上是投资人之间的纠纷,而前置程序的设置就存在简单问题复杂化,不利于纠纷的解决。针对股份有限公司而言,连续一百八十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一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提起书面请求这一要求也提高了股东权利行使的门槛,不利于小股东利益的保护。